保費融資不是”0″風險

去年興起的保費融資,本人亦有上堂了解。聽課的時候已吹聯儲局未來會不斷加息,我亦有和做保險的家人談及這個風險。然而保險公司此時只保守地講比保險從業員聽,息口最多去到3厘,最多冇乜錢賺,唔會輸。但我翻查以往美國息口記錄,息口可以遠遠超越3厘以上。下面講講保費融資的操作:

保費融資相當於向銀行借錢,購買一筆大額的儲蓄保單,期間須每個月支付利息,而有關息率則較保單的回報低,從而得到槓桿效應,放大回報。所以,只要市場息率愈低,回報就愈高;一旦利率急升,則有可能倒蝕收場,是一種風險相對較高的產品。 保費融資的問題,是有較多不確定因素。投資者原則上是購買儲蓄保險,而各家保險公司紅利實現率並不穩定,一般介乎銷售文件預期回報率的八成至九成左右,即內部回報率(IRR)會比保險公司預期的稍微下降。更重要的是,投資者的投資年期動輒10年,而10年間息口變化可以非常巨大,最終也會影響回報。

例如今年以來,受環球通脹影響,美國聯邦儲備局已大幅度加息,而香港與美國由於實施聯繫匯率,息口也隨之向上,據香港銀行公會數據顯示,近期一個月香港銀行同業拆息(HIBOR)已升至接近1.93厘。 去年用作保費融資的儲蓄保單,10年的IRR一般在4.5厘左右;而銀行就保費融資所需的利息,一般為H+2厘,即現時已接近4厘,賺息差的「水位」非常狹窄。 一旦儲蓄保單的回報較預期差,更有機會出現「供咗10年得個吉」,甚至倒蝕。

與供樓一樣,大部分銀行提供的保費融資計劃都會提供封頂息率,但有些銀行的封頂息率則會與最優惠利率(Prime Rate)掛鈎。 換言之,假如銀行「加P」的話,除了令業主開支增加外,這些購買保費融資的投資者,供款利息也會增加。但與樓價目前仍然「硬淨」有別,保單沒有「溢價」,只看有沒有剩餘價值。而剩餘價值在供款首數年較低,如果投資者退保,隨時 Total Loss,也導致保費融資計劃難以脫手。 當然,保費融資與供樓的最大分別,是前者僅須支付利息,後者則要加上部分本金,而後者金額往往較前者大。 然而,保費融資毋須壓力測試,或隱藏了個別進取投資者的風險;加上環球息口持續高企,這類保費融資除了進一步「榨乾」投資者的流動性外,卻沒有任何回報,而且資金鎖定期長,衡量風險回報後並不值博,不過在去年低息期,很多投資者未經深思熟慮就買入這類產品,現在只能啞子吃黃蓮,有苦自己知了。

保費融資3大風險:

1. 保單回報未必能達到計劃書內的預期回報率,以致影響進行保費融資的回報率

值得留意是市場上的保單一般設有最低保證的回報率,意即保單每年不會有虧損,而在有槓桿的投資內,能夠有保本能力的投資物是非常重要。

2. 流動性風險 (Liquidity risk)

市場上適合進行保費融資的萬用壽險保單,一般需要大約5年後退保才會有正回報。如果在這5年期突然需要退保,整個投資便有機會產生虧損。而且保單的回報會滾存在保單紅利,退保前不可動用,但投保期內投保人每月仍然需要支付利息給銀行。以上次的例子向銀行貸款了72萬港元購買100萬港元的保單的例子,假設貨款息率是2%,投保人每月需供款約1,200港元。

因此,進行保費融資時,除了短期內會鎖死一批現金外,也需要預留現金流支付利息開支。

3. 利率上升的風險 (Interest rate risk)

目前保費融資的貸款一般大約都是在H+1.2% 到 H+1.8%之間,但H是銀行同業拆息(HIBOR),會受市場利率波動影響,如利率上升會減少保單的整體回報。倘若利息大幅上升,保單回報不及借貸開支,整張保單更可能有虧損的情況。當然,市面上銀行一般亦會有P-2.35%左右的封頂利率,令利率風險相對有限。反之,利率下降時,進行保費融資得回報會上升。

保費融資是近年在低息環境下提供了投資者另一種「息差」套利產品,如果對於利率預期都是偏低的情況下,而投資年期可接受到大約在7-10年左右,保費融資的確是值得考慮納入投資組合的投資項目之一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